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閱讀筆記:由 焦元溥/尋羊聆樂記之「任性篇」之『Capriccio』-閱賞『巴蘭欽+史達拉汶斯基』之舞作『紅寶石』

圖片
閱讀之一:聯合電子報/焦元溥/尋羊聆樂記之「任性篇」- - -    史特拉汶斯基為鋼琴和管弦樂團所寫的《奇想曲》。此曲果真靈光閃耀,樂想千變萬化,節奏處理更巧妙非常。巴蘭欽的著名芭蕾《寶石》(Jewels)中第二段《紅寶石》,就是以這首《奇想曲》編舞,其構思之巧布局之美,也是舉世難再的天才之作。我建議大家好好欣賞巴蘭欽的編舞,並單獨聽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重新設想,思考大師如何詮釋大師,兩大名家撞擊出的火花。- - -閱讀之二:大公報/巴蘭欽舞作 珠寶閃爍耀目 - - -    巴蘭欽跟史達拉汶斯基自二十世紀初一起效力戴瓦格烈夫的俄羅斯芭蕾舞團(Diaghilev's Ballets Russes),首度聯手合作短篇劇目《阿波羅》(Apollo一九二八年首演)開始,便創造了劃時代的作品,擦出惹人矚目讚賞不絕的火花。往後,他倆一直保持?非常緊密的合作關係。巴蘭欽很多流傳後世的不朽傑作,如《Agon》、《Danses Concertantes》,《Violin Concerto》、《Symphony in Three Movements》……等,均用上史達拉汶斯基的樂曲。這兩位作曲家和編舞家可謂惺惺相惜。  專門研究史達拉汶斯基的紐約學者 Charles.M.Joseph 在其剖析這對拍檔長期合作無間原因的文章《馬拉松好手》(Marathon Men)中指出,二人對音樂跟舞蹈關係的理念、追求的目標,以至表現手法,皆不囿於世俗的觀念或慣用的常規。音樂與舞蹈互相拼鬥  譬如説,史達拉汶斯基揚言:音樂和舞蹈有需要相互拼鬥,編排的舞蹈如果只是對照樂曲的編配,實在教人倍感厭倦乏味。他鼓勵編舞家的動律姿態應該設計成與樂曲相互推拉地形成角力的情況,創造出視覺、聽覺不同層面的編排,且能營造出既分隔卻又緊扣的對比效果。- - -    對於史達拉汶斯基和巴蘭欽而言,編排芭蕾舞作品,乃塑造時間與空間的事情(creating ballet as the shaping of time and space)。巴蘭欽很敬重史達拉汶斯基,稱他為“時間的建築師”(the architect of time);巴蘭欽自己則以其超卓的編舞才華,構思段段美妙新穎的舞蹈,成功地把結構綜錯複雜的樂曲跟舞蹈編排同時呈現於觀眾眼前。- - -    儘管巴蘭欽輕描淡寫地形容“紅寶石”的編排意念,現場演出展…